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论坛>国内拉美研究>正文
中拉关系的新发展及其对中美关系的影响
作者:罗会钧、许名健时间:2018-01-15 13:02:00来源: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中拉关系的新发展及其对中美关系的影响

罗会钧 许名健

摘要:

近年来, 中拉关系发展迅速, 中国在拉丁美洲的影响力不断扩大。向来视拉丁美洲为自己后院的美国, 对中拉关系的发展保持高度警惕, 对中拉关系的认知偏激多于理性。受美国认知的影响, 随着中拉关系的发展, 中美战略互疑加深, 两国在拉美争夺影响力的竞争加剧。在全球化深入发展、合作才能共赢的当今时代, 中美应该而且可以在拉美实现合作共赢, 中美拉三角关系的良性互动符合各方的利益。

关键词:中拉关系; 中美关系; 美国认知; 影响;

作者简介:罗会钧 (1964—) , , 湖南宁乡人, 中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主要从事国际关系与中国外交的研究;

作者简介:许名健 (1987—) , , 中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专业博士研究生。

 

拉丁美洲是指美国以南的美洲地区, 共有34个国家和地区, 东临大西洋, 西临太平洋, 跨越南北两个半球, 资源丰富, 战略地位重要, 日益成为国际社会尤其是大国关注的对象。正如欧盟驻阿根廷代表团团长何塞·萨拉弗兰卡所说, “随着世界经济中心从大西洋迁往太平洋和印度洋, 拉美也从边缘地区变成了中心地区[1]。近年来, 中拉关系发展迅速, 中国在拉丁美洲的影响力也不断扩大。由于拉丁美洲向来被视为美国的后院”, 中拉关系的发展引起了美国各界的疑虑, 进而影响到中美关系的发展。中拉关系近年来取得了哪些进展?美国是如何看待中拉关系发展的?中拉关系的发展对中美关系又有何影响?中国在发展与拉美国家关系的同时应如何处理与美国的关系?对这些问题有必要展开进一步的思考, 以推动中拉关系的进一步发展以及中美关系的良性发展。

一、近年来中拉关系的新发展

中国和拉丁美洲虽然在地理上相隔遥远, 但友好关系源远流长, 且同属发展中国家, 加之拉丁美洲有着重要战略地位, 中国一直重视对拉丁美洲的关系。19885, 邓小平在会见阿根廷领导人时, 从战略高度分析并强调了拉美地区的重要地位, 指出人们常讲21世纪是太平洋时代, 我认为那时候也会出现个拉美时代[2]347—348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 中拉关系不断发展并逐渐成熟。20世纪90年代, 中拉领导人开始互访, 政治互信增强, 双方在各个领域的务实合作增多。进入21世纪, 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迅速增长、国际影响力的不断增强, 中拉关系也随之取得了新的发展, 中拉关系的发展无论是速度、广度还是深度都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新世纪以来中拉关系的新发展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 高层互访频繁, 政治互信深化

20014月江泽民主席访问拉美六国, 开启了中拉友好合作关系发展的新序幕。200312月温家宝总理访问墨西哥。2004—2012年间, 胡锦涛主席先后5次出访拉美国家。20136, 习近平主席出访拉美三国, 有力推动了中拉平等互利、共同发展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进一步向前发展。20147, 习近平主席再访拉美, 同拉美和加勒比国家领导人举行了第一次集体会晤, 双方决定建立平等互利、共同发展的中拉全面合作伙伴关系, 正式建立中拉论坛。同年11,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访问秘鲁、哥伦比亚和墨西哥等拉美三国。20155, 李克强总理访问巴西、哥伦比亚、秘鲁和智利等拉美四国。与此同时, 巴西、委内瑞拉、墨西哥、智利、秘鲁、阿根廷等多个拉美国家领导人相继访华。201611, 习近平主席访问拉美的厄瓜多尔、秘鲁和智利, 并参加在利马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习近平主席的第三次拉美之行将中拉合作推向了新的高潮。

频繁的高层互访与不断加强的交流合作, 促进了双方的政治互信。2008年中国政府首次发表《中国对拉美和加勒比政策文件》, 提出建设中拉平等互利、共同发展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 将中拉关系提升至战略高度, “凸显了中国对拉美的高度重视, 把拉美看作是发展中国家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国际舞台上的一支重要力量[3]201611, 在习近平主席顺利完成拉美三国访问之际, 中国政府发布了第二份《中国对拉美和加勒比政策文件》, 旨在全面阐述新形势下中国对拉政策的新理念、新主张和新举措, 表明中方重视发展中拉关系的积极立场, 引领中拉全面合作伙伴关系不断迈上新台阶。20176月中国与巴拿马建交, 中国与拉美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达到22, 建交国家占拉美国家总数的三分之二。其中, 中国与巴西、委内瑞拉、墨西哥、阿根廷、秘鲁、智利等分别建立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战略伙伴关系”, 与古巴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此外, 中国还与其他拉美建交国加强政治协商, 以构建更加良好的伙伴关系。除了国家间外交, 中国共产党还与拉美国家各政党积极开展党际交流, 33个拉美国家中的80余个政党保持着友好的工作联系。[4]24320147, 习近平主席在中国-拉美和加勒比国家领导人会晤上提议, “努力构建政治上真诚互信、经贸上合作共赢、人文上互学互鉴、国际事务中密切协作、整体合作和双边关系相互促进的中拉关系五位一体新格局”, 打造中拉携手共进的命运共同体。中国高度重视对拉美国家的外交, 赢得了拉美国家的赞赏与信任。正如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执行秘书长阿莉西亚·巴尔塞纳所说, “发展拉中战略合作已成为拉美地区共识。在北京召开的中拉论坛首届部长级会议上, 拉共体候任轮值主席国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指出, 中拉经济互补性强, 中国可通过人才培训、技术转让、融资投资等支持帮助拉美实现经济和社会转型, 拉美可为中国发展提供市场空间, 中国和拉美完全可以成为战略合作伙伴。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则用海内存知己, 天涯若比邻来形容中拉关系。

() 经贸合作持续扩大

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1979, 中拉贸易额仅为12.6亿美元。2000, 中拉双边贸易已突破100亿美元, 达到126亿美元。21世纪以来, 中拉贸易再次提速, 以年均24.3%的高速度持续增长, 2014, 中拉贸易额已经达到2636亿美元, 2000年中拉贸易的21倍。中国取代欧盟成为仅次于美国的拉美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已超过美国成为巴西、智利以及秘鲁等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截至20147, 中国在拉美累计投资将近650亿美元, 中国已成为拉美的最大投资国。2015年中国在拉美的投资达到290亿美元, 超过世界银行和美洲开发银行在拉美投资的总和。2016, 中国对拉美非金融类直接投资298亿美元, 同比增长39%。中国还计划到2025年在拉美地区投资2500亿美元。

() 人文交流更加丰富

中拉之间很早就开始了人文交流。新世纪以来, 中拉文化交流不断扩大, 合作内涵更加丰富。2006年至今, 中国在拉美地区16个国家建立起39所孔子学院和两家孔子课堂, 孔子学院拉美中心也于2014年成立。拉美地区也是全球范围内孔子学院发展进步最快的地区。孔子学院和孔子学堂的开办为推动中国文化在拉美的传播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截至2015年年初, 中国已同拉美地区21个建交国中的19个国家签有文化协定, 在此框架内与11个国家签署了年度文化交流执行计划, 并据此在文化艺术、广播影视、文物保护、新闻出版、体育和旅游等领域开展了广泛深入的双边文化交流。20151月在北京召开的中拉论坛首届部长级会议通过了《中国与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合作规划 (2015—2019) , 对人文交流等领域的合作做出具体规划。2016年由中国文化部主办、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承办的中拉文化交流年在中国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同时进行, 涉及墨西哥、阿根廷、巴西、智利、秘鲁等近30个拉美国家, 其中包括部分未建交国, 双方在艺术、文学、文物、电影、图书、传媒、旅游等领域开展了广泛交流。中方正在落实5年内向拉共体成员提供6000个奖学金名额和6000个来华培训名额事宜, 以及邀请1000名拉美政党领导人访华计划、中拉青年领导人千人培训计划、中拉科技伙伴计划、中拉青年科学家交流计划等一系列合作倡议。

() 合作对话机制不断增多

1991年和1993年中国分别成为美洲开发银行、拉美一体化协会成员后, 2000年和2004, 中国又分别成为美洲国家组织与联合国拉美经委会观察员。2005年开始举办中国加勒比经贸合作论坛。20128, 中国同拉共体三驾马车” (即现在四驾马车的前身) 外长建立定期对话制度。中国还与里约集团、南共体、安第斯集团建立了磋商机制与主要国家外长级对话机制。另外, 中国还是东亚拉美合作论坛的创始国和积极参与者。为建立中拉整体的合作机制, 中拉双方积极推动中拉合作论坛的发展实施。2011年成功举办中国拉丁美洲加勒比经济技术合作论坛, 论坛宗旨是促进中国与拉美加勒比国家的经贸与投资及其经济技术的交流与合作, 为中国企业与中国、拉美国家政府主管部门及其驻华使馆之间构建一个直接对话和交流的平台。20151月中拉共体论坛首届部长级会议在北京的召开被国际舆论称作中拉关系史上的一次重大突破。之后, 中拉政党论坛、中拉科技创新论坛、中拉企业家高峰会、中拉智库论坛、中拉基础设施合作论坛等配套机制或被纳入中拉论坛的框架, 或开始运转。此外, 2014年的中国拉美和加勒比国家领导人会晤期间, 习近平主席代表中国政府倡议共同构建“1+3+6”合作新框架, 旨在以贸易拉动新增长, 以投资促进新发展, 以金融合作提供新支撑, 以产业对接催生新动力, 以整体合作创造新机遇, 通过务实与互利的经贸合作, 促进共同发展。

二、美国对中拉关系的认知

19世纪推行门罗主义以来, 美国通过排斥西半球以外的势力染指拉美, 将拉美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或后院”, 在拉美曾经拥有绝对的影响力。但近年来, 随着美国实力的相对下降以及美拉矛盾的增多, 美国对拉美的影响力已大不如前。正如玻利维亚总统埃沃·莫拉莱斯所说, “ (美国) 可能认为时至今日它还能在政治和经济上操纵拉美, 殊不知那早已成为历史。美国知名学者乔姆斯基201510月在接受西班牙《起义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 拉美已经摆脱美国的控制。[5]然而, 美国决不会轻易放弃其经营多年的后院”, 在改善与拉美关系的同时, 对中拉关系的发展保持警惕与关注。为此, 美国国会多次举办听证会, 聘请官员以及学者现场分析中拉关系发展对美国可能造成的影响, 美国主流媒体也对此展开热烈讨论, 相关研究机构的学者们发表了大量分析文章。

总体来看, 目前美国对中拉关系的发展主要有两种看法:一种意见认为中拉关系的加强对美拉关系以及美国的现实利益构成了威胁, 可以称为威胁论中国威胁美国后院。另一种意见比较温和理性, 认为中拉关系的发展目前还没有、将来也不会对美国构成威胁, 甚至对美国来说是一个机遇, 中国机遇论

美国政界、军界和媒体持威胁论者居多。《华尔街日报》200493日刊登的一篇署名为玛丽·奥格雷迪的文章强调, 由于中国在拉美的影响不断扩大, 日益成为美国后院一个政治上的竞争者, 一些拉美国家可能会利用中国来挑战美国的霸权。2006年年初, “美洲对话总裁彼得·哈金发表在《外交事务》一篇题为美国正失去拉美吗?”的文章警告说, “许多拉美人士视中国为美国霸权的替代品[6]。针对中国在拉美投资的迅速增加,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162月发表的一篇文章指责中国正在拉美攻城略地”, 不断威胁美国在该地区的超级大国地位。[7]在安全问题上, 美国南方司令部司令克拉克在200539日众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表示, “中国与拉美的军事互动日益频繁。再这样继续下去, 拉美各国的军事高层会被烙上深深的中国印[8]在同年46日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西半球事务小组委员会举行的中国在西半球的影响力听证会上, 委员会主席、众议员丹·伯顿认为, “中国在拉美的行动是一种霸权力量进入了我们的半球”, 将对美国构成严峻挑战。[9]50—55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的图菲尔-德莱耶女士在听证会上也表示了对中国的忧虑, 她认为中国正在利用拉美挑战美国在该地区的优势地位, 如果任其发展, 会对门罗主义构成严重挑战。[10]147—1532015年李克强总理访问拉美再次引起美国对中国拉美攻势的担忧。美国《福布斯》报道称, “当美国睡觉时, 中国征服了拉美”, 中国巨龙正垂涎美国的后院[11]针对拉美国家2004年派遣一批军官赴中国接受培训, 美国南方司令部一些官员在国会听证会上质疑中国为拉美国家培训军官将影响美拉军事关系。另外, 中国在海地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竟然也被某些人认为开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先例”, 会使中国在拉美发挥经济关系以外的其他方面的影响。[12]12—19美国的中国拉美关系问题专家伊万·艾里斯认为, 中国加强与拉美国家的合作与交流, 增加对拉美的援助, 这是北京共识华盛顿共识发起的挑战。[13]197—204

相比之下, 美国学界对中拉关系发展的看法较为理性。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西半球项目主任罗伊特认为, 中拉关系主要是经济方面的相互需要, 中国因素有利于拉美的经济增长, 美国不应该视中国为威胁。[14]美国国家战争学院教授辛沃森也表示, 中国没有像当今美国和历史上的英国那样去追求军事超级大国地位, 而是想建立一种对拉美国家更加有利的关系, 并尊重拉美国家的主权。[9]50—552008611日美国国会举行的题为新挑战:中国在西半球的中拉关系听证会上, 几位美国学者提供的证词较为客观地评价了中拉关系, 基调明显由以往的中国威胁论转向了中国伙伴论。美国波士顿大学中拉问题专家凯文·加拉格尔认为, “中国低估了自己会在拉美地区遭遇的挑战。美国学者阿莫尼等认为, 拉美目前仍然是美国的后院”, 中国总体上也很难挑战美国在拉美的影响力。但中国的崛起也为拉美国家政府以及经济精英们发展多元化的对外经济与政治关系提供了可能性, 也因此削弱着美国在拉美的霸权。[15]57—64对于中拉经济合作, 美国大学国际服务学院2012年发表的报告称, 美国不应将中国与拉美的经济交往视为威胁;中国的多边经济参与, 将不仅有利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国家, 也有利于美国。对于中国中拉安全合作, 也有官方人士持理性看法。美国负责西半球防御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帕度马拉在一次听证会上就中国在拉美的军事影响发表了看法, 认为没有迹象证明中国在西半球的军事行动对美国造成直接的传统性威胁”, 只不过美国应当对中国在拉美的活动保持警惕[16]

此外,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 进一步孤立台湾是中国在拉美的重要外交目标之一。2004年以来, 多米尼克、格林纳达以及哥斯达黎加相继与台断交转而与大陆建交后, 这种认知得到加强。伊万·艾里斯认为, 大陆与台湾当局进行着激烈的外交竞标”, 并称中国政府在积极诱导奖励拉美国家与台湾断交[13]197—204

三、中拉关系发展对中美关系的影响

中拉关系的发展以及中国在拉美地区影响力的提升, 不仅对拉美国家对外政策走向和拉美地区地缘政治格局走向产生影响, 也对中国与其他在拉美地区有着利益或影响力的国家或地区之间的关系产生影响, 其中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尤为明显。美国一贯推行门罗主义, 因而在拉美逐渐形成了三大目标:一是排除美洲以外的国家在西半球的势力与影响;二是确保美国在美洲的霸主地位;三是促进拉美国家的政治社会稳定, 以保护美国在拉美的经济利益。任何触动这三个目标的因素都将被视为对美国利益的挑战。因此, 中拉关系的发展势必引起美国的关注, 并对中美关系产生影响。

() 中美战略互疑加深

中美建交以来, 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 两国关系已经具备了初步的战略互信基础, 但两国间的战略互疑一直存在, 近年来有加深的趋势。20122月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访美期间发表的主要政策演说中指出, 战略互信问题在中美关系的主要问题中占据首要地位。2012年中国学者王缉思和美国学者李侃如联合撰写的研究报告《中美战略互疑:解析与应对》认为, 由于中美不同的政治传统、价值体系和文化, 对彼此的决策过程以及政府和其他实体之间关系理解和认识不够, 还有对中美之间实力差距日益缩小的认识, 这三个主要的因素导致近年来两国间不断增长的战略互疑, 如果任其发展下去, 势必会让所有相关各方付出沉重的代价。奥巴马执政期间, 美国重返亚太, 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 其针对中国的意图昭然若揭。而中国虽然没有与美国进行正面交锋, 但也采取了相应的反制措施, 如提出一带一路倡议, 并加大对非洲和拉丁美洲等地区的援助与合作。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对中国在军事和经济领域所扮演的角色进行过言辞激烈的抨击, 其执政后虽然对华政策基调趋向务实, 但经济和贸易问题以及朝鲜问题上的紧张局势将可能继续困扰中美关系。

如前所述, 中国近年来与拉美国家关系的迅速发展引起了美国的高度关注, 在美国的各种舆论中, 认为中国动了美国在拉美的奶酪”, 甚至把中国因素视为对美国利益的威胁的观点较为普遍。这种观点主导下的认知, 无疑会加深中美之间的战略互疑, 影响到中美关系的发展。当然, 中国在美国的后院开展政治经贸活动, 客观上有利于缓解美国重返亚太带来的巨大压力, 并且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反制美国对中国的围堵态势。[17]在中拉合作继续深化, 中国在拉美的影响力继续上升, 而美国在拉美的影响力相对下降的情况下, 如果中美之间缺乏足够的沟通、理解与合作, 那么, 中拉关系的发展势必被美国作更多消极或负面的解读, 从而使中美战略互疑进一步加深。

() 美国与中国争夺拉美影响力的竞争加剧

无论美国对中拉关系如何认知,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即近年来中拉关系取得长足发展, 中国在拉美的影响力迅速扩大;而美国在拉美的影响力相对下降, 甚至拉美不再是美国的后院。有学者指出, 中国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对拉美等发展中国家的承诺, 而拉美也呈现出愈来愈强的对美离心倾向。有分析认为, 拉美甚至在考虑将中国看作一个能够替代华盛顿的外交和经济伙伴[18]74—80中拉关系的这种发展态势, 引起了美国的警觉与疑虑, 不甘放弃后院的美国将中国视为其在拉美的竞争对手, 展开了同中国在拉美影响力的竞争。

鉴于小布什政府因忽视拉美遭到批评, 奥巴马政府决定重返拉美。20094月美洲峰会期间, 上任不到3个月的奥巴马和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互动良好并曾三度握手, 这是美国主动改善与拉美国家关系的信号。20113, 奥巴马总统访问了萨尔瓦多、智利和巴西等拉美3, 这是他上任两年来第一次出访该地区。这次出访被外界普遍认为, 是为了努力宣示美国长期以来在该地区获得的经济领导权。201548, 奥巴马总统访问牙买加, 这是美国总统时隔30年首次访问这个加勒比国家。第二天, 奥巴马前往巴拿马参加美洲峰会。奥巴马此次拉美之行被许多媒体视为巩固后院、挽回逐渐丧失的影响力之举。美联社称, 奥巴马此行与中国在该地区日益扩大的影响力有关, 他希望此访利用与拉美国家的共同需求应对中国影响力。为了改善与拉美国家的关系, 扩大美国在拉美的影响, 国务卿克里宣布放弃门罗主义, 致力于发展与拉美的新型关系, 克里称这种关系不再是美国宣布在何时以何种方式干预美洲国家事务, 而是所有国家都平等相待, 分担责任, 就安全议题进行合作

恢复与古巴的外交关系是奥巴马政府拉美外交的一个重点, 也是关键点。众所周知, 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后, 美国对古巴一直采取敌视政策, 1961猪湾事件后又断绝了与古巴的外交关系, 并对古巴实行经济、金融封锁和贸易禁运。冷战结束后, 美国继续奉行从经济上和政治上孤立古巴的政策。敌视古巴的政策使美国越来越感到被动, 不利于美拉关系的发展。例如在2012年的美洲峰会上, 拉美各国首脑因美国对古巴的制裁齐声指责和孤立奥巴马, 使美国甚感尴尬。与此同时, 中国与古巴的关系不断发展, 特别是20147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古巴等拉美四国的访问更是增加了美国恢复与古巴关系的紧迫感。美官员承认, 美古关系正常化有利于缓和美国与其他拉美国家的关系, 加强美国与拉美在贸易、能源、气候变化和人权等问题上的合作。20143月美国参议院通过一项关于部分解除美国对古巴制裁的议案, 修正了极具争议的对古巴禁运法, 放松对美籍古巴人和持有绿卡的古巴人回古探亲的限制, 同时放松美国向古巴出口食品和药品的限制。这些举动被外界评论为美古关系一个微小但却重要的开始。2015414日奥巴马总统致信国会, 表态支持将古巴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中移出。201571日奥巴马总统在华盛顿宣布, 美国已与古巴就恢复外交关系达成协议, 两国将互设大使馆。20163月奥巴马开启拉美之行, 访问古巴和阿根廷。他是继柯立芝总统1928年访问古巴以来首位到访古巴的在任美国总统, 迈出了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实质性一步。

此外, 奥巴马同时访问阿根廷也有中国因素的考虑。自1972年中国与阿根廷建交以来, 双边关系发展顺利, 高层互访频繁, 各领域互利合作日益深化。2004年两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 2014年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相比之下, 美国与阿根廷关系已经僵持逾十年。奥巴马此次访问, 是过去20年来美国总统首次正式访问阿根廷。专家认为, 重塑对阿关系将成为华盛顿撬动拉美政治版图并重返拉美的重要支点。

特朗普上台后, 在贸易保护主义和美国优先的治国之策下, 采取了诸如在美墨边界修筑隔离墙、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TPP) , 重启北美自由贸易区协定谈判、驱逐拉美裔非法移民等影响美拉关系发展等措施, 有舆论因此认为美国会抛弃拉美。但坚持现实主义原则的特朗普政府, 出于地缘政治、美国国内拉美裔公民逐年增多以及中国影响等因素的考虑, 不可能彻底冷落疏忽多年经营的后院”, 美拉关系有望不久会得到缓和。

如果中美战略互疑得不到消解, 随着美国重返拉美步伐的加快, 美国与中国在拉美影响力的竞争将会加剧。

四、展望:中美可以在拉美实现合作共赢

中拉关系发展对中美关系产生的上述影响对中美双方来说都是不利的, 也是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当今时代, 全球化深入发展, 国家间相互依存进一步加深, 冷战思维、零和游戏早已不合时宜, 和平才能发展, 合作才能共赢。因此, 中国主张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 致力于同所有国家建立和发展友好合作关系, 推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还正式提出构建以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为精神实质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中美之间的合作不仅仅是双边的直接合作, 还应包括多边领域的合作以及在世界各地区的合作。

中国政府一再声明, 中国追求的中拉关系核心内涵是合作共赢, 中国在拉美不追求排他性利益, 更不是要与美国争夺势力范围。《中国对拉美和加勒比政策文件》强调, 中拉全面合作伙伴关系不针对、不排斥任何第三方。中国外交部拉美司司长祝青桥在首届中拉论坛吹风会上表示, 中国发展与拉美国家的关系与美国发展与拉美国家的关系并行不悖, 中拉关系发展对美国和世界其他地区都有利。尽管一些拉美国家对美国有反感情绪, 但总体上来说, 拉美国家也不愿看到中国和美国在拉美地区进行零和游戏。香港《南华早报》称, 按冷战思维将中国与拉美的关系视作挑战美国的战略, 这种想法已经过时了。该报还援引拉美问题学者文森特的话称, 中国在拉美的战略利益与美国相一致, “中国公司只是希望获得美国和加拿大公司在当地享有的同样权利[20]

当前, 中美拉已经成为一种三角互动关系, 各方都应该努力使这种三角关系朝着良性互动的方向发展。为此, 拉美国家应充当中美沟通与对话的桥梁, 促进中美之间的互谅互睦。美国应该抛弃门罗主义和零和游戏思维, 理解中国与拉美国家的合作与关系发展。中国在发展与拉美国家关系时, 要充分考虑美国因素, 加强与美国之间的交流与对话, 并尝试在拉美地区的合作。中国还应与美国、拉美国家探讨建立中美拉三方会谈机制以及三方合作机制, 前者就各自所关心的问题、相关信息及政策进行交流和沟通, 后者旨在促进三方在经济、贸易、文化以及安全方面的合作。

参考文献

[1]中国会是拉美的未来吗?[N].参考消息, 2015-11-02 (10) .

[2]外交部档案馆.伟大的足迹----邓小平外交活动大事记[M].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 1998.

[3]贾秀东.中美在拉美完全可以共赢[N].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5-0108.

[4]沈大伟.纠缠的大国:中美关系的未来[M].北京:新华出版社, 2015.

[5]乔姆斯基.拉美已经摆脱美国控制[N].参考消息, 2015-10-30 (10) .

[6]向骏.奥巴马能重返拉美吗?[EB/OL].http://www.nfcmag.com/article/3877.html.

[7]美媒:中国在拉美攻城略地蚕食美国地位[EB/OL].http://news.qq.com/a/20160214/009317.htm.

[8]Hearing by General Wesley Clark before Hous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 March 9, 2005.

[9]魏红霞, 杨志敏.中拉关系的发展对中美关系的影响---从美国政策的角度分析[J].拉丁美洲研究, 2007 (6) .

[10]董国辉.论美国对中拉关系发展的“忧虑”[J].福建师范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 2013 (5) .

[11]当美国睡觉时, 中国征服了拉美[EB/OL].http://view.inews.qq.com/a/FIN2015051901493706.

[12]程洪, 于燕.试述中拉关系中的美国因素 (2001~2010年) [J].拉丁美洲研究, 2010 (5) .

[13]李洋.中国-拉丁美洲-美国战略博弈---读《中国在拉丁美洲:其然及其所以然》[J].美国问题研究, 2013 (1) .

[14]Riordan Roett,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Latin America/the Western Hemisphere”, Statement Before the Subcommittee on the Western Hemisphere Hous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Committee, United States Congress, April6, 2005.

[15][美]阿里尔·C.阿莫尼, [英]朱莉娅·C.施特劳斯.从“走出去”到“去着陆”:中国与拉美互动关系研究[J].国外理论动态, 2014 (2) .

[16]Hearing Testimony of Pardo-Maurer before the Western Hemisphere Subcommittee of the Hous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Committee, A-pril6, 2005.

[17]陈华键.奥巴马拉美政策的调整及其对中国的启示[D].湘潭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014.

[18][澳]约恩·多施, 大卫·古德曼.中国和拉丁美洲:互补、竞争和全球化《[J].国外理论动态, 2014 (2) .

 

计数器: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信息反馈 | 下载中心 | 网站地图 | 旧版网站 |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技术支持:北京海市经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北京1104信箱) 邮编:100007 电话:010-64039010

传真:010-64014011 E-mail:wang_sf@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