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论坛>国内拉美研究>正文
破解“资源诅咒”之难
作者:刘玮时间:2017-07-25 10:59:00来源:2017年7月26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5期

巴西、南非、沙特等资源型国家仍在探索转型道路。

“资源诅咒”已成了描述和分析资源型国家发展陷入困境的常用概念。所谓“资源诅咒”,是指从长期看,石油、矿产等自然资源非常丰富的国家,却往往在经济发展、社会治理和政治稳定方面表现得不如资源欠丰富的国家。

新兴经济体中有这类资源型国家。由于经济严重依赖资源行业,一些国家长期受到经济脆弱性和国内收入不平衡等问题的困扰。

在全球经济增速低迷和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加剧的背景下,巴西、南非、沙特等资源型国家仍在艰难地探索转型道路,以破解资源依赖引发的国内经济社会问题。

 

摆脱结构缺陷带来的非良循环

巴西自然资源丰富,是全球第九大石油生产国、第三大铁矿石生产国,也是全球大宗商品的重要出口国。在过去的10年里,巴西在全球范围大力发展贸易伙伴关系,贸易条件得到极大改善。但是,巴西经济结构性问题仍未得到全面改变。

在巴西的出口商品结构中,大宗初级商品的出口占到了总出口额的50%左右,铁矿石占16.3%,农产品占16.8%,石油燃料占8%。单一的出口结构,使巴西经济对全球经济有较大风险敞口。2011年后,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价格开始大幅下跌,巴西的石油、铁矿石、大豆等大宗商品价格指数下跌了41%。铁矿石和石油价格出现“腰斩”,给巴西经济增长和财政收入带来重创。

2011年为分水岭,巴西经济从之前的爆炸式增长进入经济增速明显下行通道。巴西地理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巴西的GDP增长率从2011年的3.9%持续下降,2015年和2016年分别降至-3.8%-3.6%

巴西丰富的矿产资源使经济发展受资源部门主导,其他工业部门的发展受到不同程度挤压。资金和人才流向资源开发、金融、零售、房地产、大宗商品贸易等行业,巴西国内制造业长期发展不彰,其制造业商品的进口比重达到72%

经济结构缺陷导致巴西国内收入不平衡和内需的长期低迷,收入的两极分化还引发了一些社会领域的问题。

巴西的国民收入严重不平衡,政府采取的是不断通过增加财政开支的办法,以扩大社会福利。外界分析人士认为,这容易形成“经济增长-再分配-财政危机-经济衰退”的恶性循环。

卢拉政府时期,快速发展的经济形势为政府提供超前的社会福利与公共服务承诺提供了条件,待罗塞夫总统上任之后,全球经济的不景气和财政负担的累积,让巴西政府已没有足够的财政资源来兑现之前的社会福利承诺,面临公共债务危机的挑战。

通过左翼劳工党竞选上任的罗塞夫必须不断满足贫困大众对社会福利政策的期望,促进债务可持续的社会福利改革和财政整顿不得不面对强大的政治阻力。

 

克服经济转型重重阻碍

南非是另一个资源依赖型新兴经济体。南非矿产资源储量占非洲的50%,是全球第五大矿产资源储存国。其中,铂族金属、黄金储量居世界第一位,还有锰、铬、金刚石等各种矿产资源储量都在全球名列前茅。

除了矿业外,钢铁工业是南非制造业的支柱,南非已拥有六大钢铁联合公司、130多家钢铁企业。南非经济过分依赖资源型行业的出口,也面临脆弱性和不可持续的问题,且资源部门发展带来的收入不平衡在其国内引发社会和族群矛盾。

201111月,南非计划委公布的《2030年国家发展规划》中,提到南非面临九大挑战,其中就包括经济增长过度依赖资源和穷人不能享有发展成果。规划提出,要进一步明确产权制度,放宽资源产业投资限制以及扩大资源型产品出口等。而现在,人们还得不出南非经济转型取得明显进步的结论。

在南非,资源行业的发展与社会、族群冲突似乎陷入了一个非良性循环。南非矿业面临生产技术现代化的转型压力,黑人群体对于其从矿业中获益有限不满,一直要求政府采取矿业利润再分配政策。

在《2017年度南非矿业宪章》发布会上,南非矿产资源部长莫斯科蒂·扎瓦尼宣布,矿业部将把目前黑人26%的持股提至30%,以使该国矿业资源的利润能够更多地分配到黑人群体,并且新的探矿权必须有50%由黑人控制。

该宪章的出台引起了市场的激烈反应,投资者担心南非政府采取更加严厉的“反投资者”政策,多家著名矿业公司股价也因此下滑。矿业的改革方向有利于改善资源行业带来的收入不平衡问题,同时也带来了产权、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等问题,对矿业长期的转型升级究竟会产生何种影响,是外界的一个关注点。

摆脱对资源行业的过度依赖,一直是南非经济转型的方向。分析目前南非经济转型的进程,南非统计局数据显示,南非今年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环比下降0.7%。除农业和矿业以外,南非所有的经济部门都出现萎缩,金融、实物资产和商业服务萎缩了1.2%,制造业情况最为严重,萎缩了3.7%

 

来自顶层的转型决心

中东地区一些国家亦饱受“资源诅咒”之困,除了石油所带来的频繁战乱和贫富分化外,“资源诅咒”使得经济改革难触根本。

沙特是世界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海合会与阿拉伯联盟的“领头羊”,其财政收入的绝大部分来源于石油出口。20146月国际油价大跌后,沙特为保市场份额,坚持不减产,石油出口收入锐减。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2015年沙特财政赤字高达1300亿美元,占GDP19.5%,外汇储备大量消耗。沙特不得不开源节流,推行改革,挽救经济颓势。

2016425日,沙特公布了旨在摆脱对石油依赖的庞大经济改革计划——“沙特2030愿景”,该计划包括出售国家石油公司股权和建立世界最大主权财富基金。

时任沙特副王储、全国经济发展委员会主席穆罕默德在接受阿拉伯卫视台电视采访时说,该计划的目标是到2020年沙特经济基本摆脱对石油的依赖。

穆罕默德说,阿拉伯石油公司(阿美石油)的估值在2万亿至2.5万亿美元之间,沙特准备将该公司上市,然后出售其5%的股份,用筹得的资金作为总价值2万亿美元主权财富基金的一部分。

“沙特2030愿景”计划公布后,得到了沙特社会各界和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沙特大部分民众都对计划持支持立场。他们认为,依赖石油生存确实不是长久之计,同时希望改革不要降低自己的生活水准。

《纽约时报》评论这次改革是“30年来沙特最大规模的改革”,但认为实施起来很难一帆风顺。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国王政策研究所主席尼克·巴特勒说,经济多元化、工业发展、全民教育、能源转型是沙特历次改革的核心议题,但均以失败告终。沙特改革派代表——前国王阿卜杜拉也曾推出一揽子改革计划,但具体落实寥寥。而“2030年愿景”注定绕不开上述改革难点,其前景难以预测。

英国经济研究机构资本经济公司也在一份报告中对沙特的改革计划表示怀疑。报告说,这个转型计划只是做了一个资产的腾挪,从一个兜放到另一个兜,并未产生新的资产,因此从根本上并不能减少对于石油的依赖。

 

包容性增长的破解之道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说,资源也可能成为经济发展的负担,资源总量的不确定性和价格的强波动性容易滋生腐败,资源价格高时易增加不必要开支。因此,如果想把资源从负担转变成有利条件,则必须要转向非资源产业。

由多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专家共同打造的经济学专著《大宗商品价格波动与低收入国家的包容性增长》,概括了“自然资源诅咒”的成因:一是结构单一;二是对制造业发展的挤出效应;三是制度原因,就目前已有案例来看,“自然资源诅咒”大都发生在制度质量和治理水平相对低效的国家。

该书同时指出,对于低收入国家来说,包容性增长是打破“自然资源诅咒”的成功之道。

在资源型国家的国内领域,包容性增长主要涉及制度、政策、权利三个方面。逐步打破城乡二元结构,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是包容性增长在制度方面的目标;增加公共政策制定和执行的公正和透明是包容性增长在政策方面的任务;全民参与,包括企业和企业家参与,是包容性增长在权利方面的规划。

在国际领域,包容性增长包括加强国际经济合作,推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提升发展中国家参与全球化的能力,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均衡、普惠和共赢的方向发展。

 

计数器: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信息反馈 | 下载中心 | 网站地图 | 旧版网站 |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技术支持:北京海市经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北京1104信箱) 邮编:100007 电话:010-64039010

传真:010-64014011 E-mail:wang_sf@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