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论坛>国外拉美研究>正文
在委内瑞拉的博弈事关拉丁美洲的前途
作者:阿拉姆.阿罗尼安时间:2012-09-02 15:20:18来源:人民网

离委内瑞拉10月7日的总统选举还不到两个月,反对派对委内瑞拉民主机构的攻击更加猛烈,一个潜在的暴力计划在显示力量。再加上查韦斯在民意测验中领先,国家选举委员会的第一份公报表明双方的支持率差别极大的时候,而广告的覆盖却支持反对派总统候选人恩里克?卡普里莱斯?拉东斯基。

尽管现在进行的口号战、揭露和投机还有不到60天的时间,不仅是委内瑞拉对10月7日大选时可能发生的事情感到紧张。一次玻利瓦尔主义可能的失败将意味着这个国家的一次倒退,对拉丁美洲各国人民互相补充、一体化和团结也将是一次倒退。

毫无疑问,最近10年委内瑞拉是本地区结构变革的火车头,是地区一体化进程的“发动机”,因此对委内瑞拉民主机构经常的攻击首先是针对国家选举委员会的资格问题,反对派事先就揭露“未来的舞弊”,开展使玻利瓦尔国家武装力量威信扫地的运动。

委内瑞拉右派的总统候选人卡普里莱斯对长期于已不利的数字感到不满意,他再次攻击私人民意测验机构宣布的他的支持率低于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的旗手乌戈?查韦斯?法里亚斯20个百分点,认为面对10月7日将举行的总统选举,这些对选举的民意测验是“胡说八道”。

委内瑞拉前副总统何塞?维森特?兰赫尔指出,“有人说两个总统候选人的差距将大幅度缩小,可能出现将决定例外的形势的事实,它将影响到10月选举的结果”。兰赫尔对卡普里莱斯和他的班子的疑问每天都在增加,他们的根据被认为是“特别不负责任的”。

由美洲政治集团做出的选举分析中对每个候选人的强势和弱点的研究是很有兴趣的。研究指出,查韦斯的强势是关注民众阶层,他的领袖地位,他与人们的联系,对他执政的积极评价带来的信任。分析强调他的弱点是选举的最大限度,他执政13年的疲劳,他的健康状况,与中产阶级的对立以及内部的斗争。

报告指出卡普里莱斯的强势是,事实是投他的票的第一理由是拒绝查韦斯超过了对卡普里莱斯本人的支持;中产阶级大规模的支持,关键的州(苏利亚、米兰达、塔奇拉和拉腊)的州长们的支持,在国外的选民的支持。卡普里莱斯作为反对派的总统候选人,他的弱点是民众阶层的抵抗,在更为贫穷的阶层中缺少当地的积极分子,传统的政党如民主行动党、基督教社会党的拒绝,州长和市长们的支持缺少具体的措施。

一些分析人士还强调,支持查韦斯的阶层明显的没有动员起来,这迫使选举的指挥机构降低在民意测验中表明的胜利的调门。还有迹象表明在基层的集体中参与的人不多,因为政府管理的问题在州长和其他当局的候选人的选举中缺少实际的参与,一般来说他们是由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的领导机构指定的。

在这种选举乱象的情况下,反对派一些“聪明的人”认为,确立一种形象的结合的最好办法是创造一种玻利瓦尔(委内瑞拉的解放者西蒙?玻利瓦尔)与卡普里莱斯?拉东斯基之间在家谱上的关系。

反对派也失去了对于委内瑞拉加入南方共同市场发表明确意见的机会,宁愿模棱两可,让根深蒂固的反对地区一体化的企业家团体根据他们殖民化的视角去发表看法。

反对派在媒体上发布的海报坚持同样的口号:民意测验在说谎,候选人恩里克?卡普里莱斯在赢得力量,处于上升的趋势,这“在街头是明显的,处于攻势;以没有预料的方式已经开始标明查韦斯的日程”将结束。专栏作者卡洛斯?布兰科曾是60年代的游击队员,21世纪右派的“电影编剧”, 他就是这样强调的。

前副总统、记者兰赫尔说,“委内瑞拉反对派的特点,他们的DNA是公开的或伪装的暴力,这说明了他们现在推动预兆活动的方式。如果在世界上或是拉美地区有某个反对派的特点是崇尚暴力,这就是委内瑞拉的反对派”。

对兰赫尔来说,反对派是在重复旨在影响军人阶层的颠覆的信息,如同他们在10年前所做的那样,结果在2002年4月11日发动了政变,后来是破坏石油工业和军人在阿尔塔米拉广场闹事,因为“玻利瓦尔政府的放纵、过于忍让,为阴谋的冒险提供了便利”。

兰赫尔说,“以阴谋诡计、虚假的消息为基础,使指挥机构失去信誉,进行污辱,对军事机构内部的形势进行投机,用这些手段对军事的现实散布被扭曲的重点”,由经过培训的“职业的军事家们”表达出来,目的是在一个自然是很紧张的阶段在居民中制造恐惧,选举是在委内瑞拉这样一个两极分化的国家进行的。兰赫尔警告说,反对派的“目的不外乎是制造忧虑,在居民当中播种恐惧,使选举进程复杂化”。

与此同时,曾是哥伦比亚联合自卫组织(极右的准军事集团)前负责人的萨尔瓦托雷?曼古索在监狱中对美国的大法官说,委内瑞拉的政治家、军人和企业家向他提供了武器和委内瑞拉的国籍,以便让他参加反对查韦斯的政变。

美国南方司令部的负责人道格拉斯?弗拉塞将军的声明对委内瑞拉的反对派如同是泼了一桶凉水,弗拉塞称,委内瑞拉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并不代表着一种威胁,弗拉塞不认为查韦斯总统购买武器和加强他与伊朗的关系威胁美国的安全。

但是,美国陆军心理行动第四集团军的詹姆斯?特里德维上校表示,他的新的心理行动精英班子将领导一部分对玻利维亚和委内瑞拉的工作。在宣布后不久,一份数百万美元的合同就给了一个叫国际运用科学公司的企业,目的是帮助设计心理行动的“运动”,另外两家合伙的公司是林肯集团和西科莱曼公司。

在这些企业中,国际运用科学公司在委内瑞拉有一部十分肮脏的历史,因为它与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原来的官僚领导一起组成了一个称为英特萨的合资企业,在1995年负责委内瑞拉石油工业的自动化,控制所有的数据,从行政管理部门到运作部门,这种状况在2002年破坏石油工业后才结束。

官方的优势

根据国家选举委员会的估计,在选举运动的头两周,两家对政府指责较少的私人电视台公布对总统候选人有利信息的时间积累,卡普里莱斯多于查韦斯。而官方电视台的统计则情况相反。委内瑞拉有111家电视台,其中私人电视台61家。后者的多数支持反对派的总统候选人卡普里莱斯。

《最后消息报》社长迪亚斯?兰赫尔指出,中波电台私人的占87%(172家),公立的占13%(25家)。调频电台私人占57%,公共的占10%,社区电台占31%,上百份报纸中只有20多份是支持政府的。根据数据分析研究所的调查,查韦斯在五个地区的支持率领先于反对派的总统候选人。

查韦斯胜,但是其他人呢……

在国内的许多州,举行了许多支持查韦斯的群众大会,新奇的是人们欢呼查韦斯,但是不赞赏玻利瓦尔主义的州长们,一般来说他们因为惰性管理不善,道路状况不好,经常停电,当地的官僚机构对人态度不好。

从8月份开始提名州长和州议会成员候选人的提名,将于12月16日投票选举。州长候选人的注册到10月12日止,即总统选举5天以后。

实用的事情:人民的权力?

查韦斯本人在安索阿特吉州的选举活动中,大胆指出当地的官员要对当地民众的不满负责任,号召召回在这场斗争中感到失望的人,再次说服他们加入到事业中来,关注他们,用爱心满足他们的需求。

查韦斯提出了2013-2019年的社会主义计划作为政府的建议,它有五个历史性的目标:巩固独立,继续建设社会主义,把委内瑞拉变成一个大国,发展一个多中心和多极的世界以保障地球的和平,保持地球上的生命和拯救人类。

计划指出,应当“完全打碎我们继承的资产阶级国家的形式”,这意味着“创造政治管理的新形势”,为此必须把官僚改造成为有牢固的质量飞跃的代理人,走向一个由人民的权力控制的社会主义国家。

委内瑞拉驻联合国的代表胡利奥?埃斯卡洛纳指出,公共官员是人民的代表,他们的行动应当对人民的权力负责。“参与制与主角的民主的激进化”意味着代议制民主的逐步消失。

同时,保护生命是计划杰出的共同提法,以便经济的增长服从于对生命的保护,这迫使人想到将伦理、文化、生态作为计划的支柱。显然,国内生产总值不可能是福利的计量措施。埃斯卡洛纳说,真正的生活意味着消费和生产标准的急剧改变,与市场和市场创造的价值呈覆瓦状,这已经成为集体的下意识。

埃斯卡洛纳认为,“这样,还没有向社会主义过渡。与个人的成功结合在一起,这已经被国家占有取代。这不断地从资本主义的市场萌发,过渡到生产资料的国有化。改变市场和它的价值是一项重大的任务,这使我们提出问题:可能存在市场的社会主义吗?”

反对派的“马克思主义”

“我有我的原则,但是如果你不喜欢,我有其他的原则”。格鲁乔?马克斯的这句许可以帮助测定他进步的论点,这是某些候选人每天都在谈论的事情。这是可以指控马克思主义者的唯一的方式,或者说,被指控的不是卡尔?马克思哲学的追随者,而是指控格鲁乔哲学的追随者,格鲁乔美国突出的幽默家。

卡普里莱斯没有提出反对派的计划,但是他事先已经制定了计划,反对派的媒体每天都在强调这个计划,强调崇尚私人所有制,建立在物质财富积累的基础上的成功,宣扬个主主义,反对共产主义,拒绝国际团结,拒绝公正的贸易和团结合作,主张加强在资本主义的规则中形成的集体的想象,他的新自由主义的私有化战略,他们与跨国公司的联系,等等。

从实用主义的观点来说,卡普里莱斯的计划是一个缺乏内容的演说,但是有一项在共同点重复的内容,那是他的竞选运动的轴心。那是他的顾问们准备的一份有一定内容和一定风格的演说,被候选人引用得很糟糕。卡普里莱斯远不是一个民众的领导人或一个光彩的演说家。他缺乏智力和才能的根基,说话也没有才气。

他的顾问们让他模仿查韦斯,说一些中听的话,如“我多么热爱你,委内瑞拉”,“我的生命就是人民!”“上帝的时代是完美的”,“在上帝之后就是你们”,最后再说“阿门”。像是一本共同点的百科全书:进步的公共汽车,对未来的承诺,所有委内瑞拉人的团结,查韦斯和查韦斯主义对暴力负有责任的罪过,承诺将支持查韦斯和反对查韦斯的人团结在一起,夺取一种和谐的王国……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赢得人们因为不安全、通货膨胀和暴力而感到失望的感情。

社会学家达尼埃尔?贡萨莱斯指出,卡普里莱斯装着是一个好的、简单的和平和的小伙子,他企图让人们忘记他在“传统、家庭和所有权”问题上的过去的表现,忘记他在2002年政变时采用的暴力,他是委内瑞拉寡头政治的突出形象。他从来没有对美国插手委内瑞拉的事情抱怨过;对跨国公司成为奥利诺科石油带和它的巨大的石油储备的主子从来没有抱怨过,那时跨国公司没有向委内瑞拉支付石油转让费,只交一点可邻的税。

贡萨莱斯说,“他从来没有保护过被剥削的穷人,从来没有保护过由诈骗者、囤积居奇的商人、投机家和放指数化信贷的人组成的中产阶级……他说的是‘新的东西’,但是实际上他是民主行动党人和基督教社会党人的总统候选人,是旧的资产阶级的总统候选人”。

对暴力的警惕

一些相信兆头的分析人士警告说,委内瑞拉人应当对绑架的增加、刺杀、犯罪团伙之间的冲突、暴力死亡的成倍增加、贩毒、准军事人员渗透的增多以及由他们造成的暴力活动的增多做好准备。

他们同样警告说,对公共服务的破坏可能成倍增加,实际的或表面上不足的缺陷可能大量增加。停电,切断供水的服务,通信的问题(固定电话和移动电话),包括地铁在内的总的交通运输的混乱可能出现。

最近多次揭露暴力事件的目的是创造一种对暴力爆发有利的气氛,掩盖投掷石块,隐藏作案者。阶级的和种族主义的右派支持暴力,称存在所谓的“黑人的或是查韦斯的暴民”的威胁。

这是加倍快速破坏居民的日常生活,企图阻止人们接受查韦斯,他的支持率曾达到70%,这可能变成投票的意图,也就是说,达到或接近有1000万选民的支持,这可能有利于有人高喊的选举“舞弊”,不承认选举的结果。

现在存在预卜和警告的先兆。有前科的投机,但是在进行最后的投机。不仅是委内瑞拉人心系当前的进程的继续,这个进程意味着对多数被边缘化的居民社会的和政治的兼容,这是一个走向新观念的社会主义的进程。拉丁美洲也在陪伴着委内瑞拉事件的每次心跳,因为拉丁美洲共同的前途正在委内瑞拉的博弈之中。(作者为南方电视台的创始人之一、乌拉圭的资深记者)管彥忠编译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484期,摘译自2012年8月18日西班牙《起义报》)

 

计数器: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信息反馈 | 下载中心 | 网站地图 | 旧版网站 |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技术支持:北京海市经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北京1104信箱) 邮编:100007 电话:010-64039010

传真:010-64014011 E-mail:wang_sf@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