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论坛>媒体评论>正文
西班牙的激情与真实——访西班牙驻华大使曼努埃尔·瓦伦西亚
作者:白乐 王晓真时间:2016-11-10 09:48:00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今年是两位欧洲文学巨匠莎士比亚与塞万提斯逝世400周年。相比英国政府对于莎士比亚的盛大纪念,西班牙国内纪念塞翁的活动似乎显得有些冷清。有学者认为,西班牙政党领袖在忙于更紧迫的、更关乎国计民生的议题——化解西班牙当前的政治不明朗。

那么,西班牙当前的政治局势究竟如何?中西两国在经济、贸易、人文等领域都取得了哪些阶段性成果,还有哪些潜力值得挖掘?如何理解《堂吉诃德》中的骑士精神?何谓西班牙的民族气质?……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近日对西班牙驻华大使曼努埃尔·瓦伦西亚进行了采访。

一位外交官,也是一位艺术家。如今,瓦伦西亚先生已度过了他在中国任职的第三个年头。曾多次在北京举办个人画展的他,乐于洞察艺术哲学中的精神、灵魂与人性,并将对艺术的理解融入自己的外交生涯中。采访中,他谈起政治经济的严肃严谨,谈起艺术文化的兴致盎然,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能否走出死胡同?

《中国社会科学报》:今年6月底,西班牙举行了继2015年底后的第二次大选,但依旧没有政党获得议会绝对多数席位,从而打破西班牙目前组建政府的困局。2015年底的大选改变了人民党和工人社会党两党称霸的局面,首次出现了四个主要政党(人民党、工人社会党、公民党、我们可以党)竞争的形势。对于西班牙政治前景,您怎么看?

瓦伦西亚:人民党和工人社会党是长期活跃于西班牙政坛的两大政党。另外,西班牙民主过渡时期曾存在过中间民主联盟,一些地区性政党例如巴斯克民族主义党、加泰罗尼亚民主联合党、加泰罗尼亚左翼共和党、联合左翼也长期执政。因此,一直以来,西班牙政党局面较为多元化,也充斥着不稳定因素。某个执政党或蝉联执政,或受到其他党派的挑战。但这是政坛机制的正常规律。

2015年底,西班牙政坛第一次出现了不同于以往的局面,一些政党异军突起,且没有一个党派能够获得议会绝对多数席位,因此,必须联合两个或两个以上政党组成政府,才能组阁执政。近期,工人社会党拒绝了与人民党组建联合政府的请求,公民党也拒绝了与左翼的我们可以党组建联合政府的请求。

西班牙不同的政党在经济政策及政治观点方面存在分歧。一些政党倾向于在私营企业、社会保障、教育、军事等方面加大投入,但另一些倾向于投入其他领域。但我认为政党之间并不存在严重的冲突。西班牙的公民党在某种程度上属于中右翼政党,但在我看来,它不会被其他政党所孤立,正如英国的保守党和自由党之间虽有较大差异,但仍有许多共通之处一样。

我相信,这种联合政府的组建之路会以某种和解的方式走出死胡同。但是由于多年以来,一些新兴崛起的少数党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要使西班牙政坛恢复正常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过我对此依然持乐观态度。

《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期,加泰罗尼亚东北部分裂势力要求独立的呼声日渐高涨。在201511月初举行的公投中,该区议会通过一项决议,表示将建立一个独立共和国。您认为西班牙政治局势的不稳定是否会影响国内经济?

瓦伦西亚:我认为不稳定因素不是西班牙政局的大势。我们在努力调和崛起的新党派和传统的老党派之间的关系。这其实只是个时间问题,我对此并不担心。

绝大部分加泰罗尼亚人是想继续留在西班牙的。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相当一部分加泰罗尼亚人希望继续留在西班牙。我更愿意把这种分裂势力看作过去西班牙经济危机的后遗症之一。为了克服经济危机而进行经济改革,就可能会带来不稳定因素,因为改革就意味着社会要素的改变、重组,并且人民会为这种社会要素的变迁承担一些代价。西班牙的许多地区,包括加泰罗尼亚也受到这种不稳定因素的影响。这也是左翼的我们可以党崛起的一大原因。不过,我认为这种不稳定不会持久。加泰罗尼亚要实现独立也很难。不是因为我是西班牙驻华大使,所以才这么说,而是客观分析所得出的,加泰罗尼亚不具备成熟的独立条件。

《中国社会科学报》:加泰罗尼亚目前正面临严重的公债违约问题。那么,您预计,西班牙政府将如何处理这一问题?

瓦伦西亚:是的。加泰罗尼亚的确面临很大的债务问题。要解决这一问题,无疑需要西班牙政府的救助。我认为,围绕此问题会展开相应的议会讨论。西班牙经济部部长金多斯(Luis de Guindos)此前曾表示,西班牙政府将像对待本国其他地区如东北部巴斯克及首都马德里一样,给予加泰罗尼亚帮助。我认为西班牙会找到解决这一问题的出路。

经济增长的公式永远是改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欧洲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第二季度西班牙经济增长在欧元区位列第二。即使是在欧债危机的年份里,西班牙经济也保持着强劲增长。那么,西班牙采取了哪些措施来促进经济平稳恢复?

瓦伦西亚:经济增长的公式永远是改革。西班牙的改革之路早于意大利、法国、德国等欧洲大国。改革加速了我们发展的步伐。目前,法国和意大利在效仿我们的做法,但这些做法我们多年前已经实行过了。这也是为何西班牙的经济增长在欧盟成员国中位居前列的原因。

减少开支是西班牙政府采取的一大改革措施。具体而言,包括取消一些福利制度、改革银行资金问题、优化投资结构等。西班牙在很多领域都存在开支过度问题,尤其是在一些企业里。

调节劳动力、降低失业率是另一大举措。以前,西班牙在劳动力市场准入方面有着严格的规定。现在,这些规定更为灵活,以便人们能够拥有更大的就业自主权。这些改革举措无疑是有益的,对于其他国家可能也有借鉴作用。

在财政紧缩、削减开支、提高税收的同时,也出现了经济不平等、青年高失业率等社会问题。但万事没有十全十美的。我们试图通过加强青年人的再教育等途径来解决这一问题,例如,让一部分学生在毕业之前接受高等职业技能训练,以适应就业市场的需要。50年前的德国也采用了不断壮大高技能劳动力队伍这一做法,并用高报酬作为激励。因此很重要的一点是,在劳动力供给与市场需求之间找到平衡。我认为目前西班牙这一点做得还算不错。但同时,经济是在不断发展变化之中的,因此需要适时调整政策重点。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如何看待一年以来困扰欧洲的难民危机?西班牙在此次难民危机中的态度如何?

瓦伦西亚:西班牙此次难民危机的情况,以及西班牙对此的态度与一些欧洲国家是大相径庭的。

西班牙约有400万移民人口,占总人口的10%。他们从其他大陆如南美、非洲远道而来,与西班牙人一同工作,逐渐适应并融入西班牙的生活。对于外来移民,西班牙一向持有包容的接纳态度。

因此,此次难民危机,更多地是一个中欧、北欧问题。西班牙与非洲大陆只相隔1.4万米。但即使我们离非洲如此之近,也并未出现诸如希腊、土耳其、意大利及巴尔干半岛等国家或地区的严重难民危机。这得益于我们与上层的有效沟通,并为确保外来人口的合理、平稳流动找到行之有效的方案。

在一些西班牙城市,市民举行示威游行支持欧洲左翼党派的移民政策。但这更多地是关乎政治的问题,而非社会性问题。总体而言,西班牙人将外来移民视为人口融合的机会,而非威胁。

集浪漫和激情于一身

《中国社会科学报》:《堂吉诃德》是西班牙的传世经典。堂吉诃德这个集喜剧性与悲剧性于一身的骑士形象见证了西班牙历史上的强国地位。您如何理解这部作品中的骑士精神?

瓦伦西亚:如你所说,西班牙曾是世界最强大的殖民帝国之一,其殖民势力横跨大半个欧洲、中美洲、南美洲,菲律宾及许多世界区域和国家。在塞万提斯生活的时代,西班牙帝国正趋于衰落。《堂吉诃德》写于西班牙帝国黄金年代与暮年垂落的交界时期。

《堂吉诃德》是世界文学的瑰宝之一,至今仍有来自许多国家的年轻读者是《堂吉诃德》的忠实爱好者。这是一部充满趣味性及思想性的作品,它所代表的人文思想在西班牙人心中根深蒂固,甚至成为一种可以用来诠释社会现象的文学符号。

为铲除不公、匡扶正义,堂吉诃德用脱离现实的手段来改造现实,这种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相互交融贯穿始终。《堂吉诃德》所揭示的是人性这一永恒的文学主题。这也是为何塞万提斯逝世400年后的今天,这部著作依旧经久不衰的原因所在。我认为,塞万提斯是与莎士比亚齐名的作家。

骑士精神对一些人而言,更像是一种心灵寄托。它会让一个原本具有理想主义的人更容易臆想现实,陷入癫狂。这种心灵寄托在某些时候有着治愈创伤的妙用:幻想着身处一个美好的世界,爱上一位美丽的女子,在梦境里自由游走……然而,梦醒时分,终究要回归尘世。因此,《堂吉诃德》的启迪意义在于超越骑士精神的自省意识与人文主义。

我自己很喜欢读这部作品。我的床头柜上放着一本,几乎每晚我都会翻一翻它。我喜欢其中的哲理与深义。

《中国社会科学报》:为了促进西班牙文化的海外传播,西班牙政府成立了塞万提斯学院。请您介绍一下塞万提斯学院的发展和现状。

瓦伦西亚:塞万提斯学院与中国的孔子学院十分相似。在推广语言的同时,塞万提斯学院也注重文化的传播,会组织电影观赏、艺术展览等与语言文化相关的活动。西班牙语是世界上第二大母语语言,因此,塞万提斯学院推广的不只是西班牙一国的文化,更是西班牙语世界的文化。以此为依托的西班牙语文化是属于全世界的。

在中国,塞万提斯学院目前只在北京开设了一处。我们希望在中国可以开办更多的塞万提斯学院,上海、成都、香港等城市都是不错的选择。除了西班牙的塞万提斯学院,我也期待在中国见到更多其他欧洲文化机构的身影,如德国的歌德学院、法国的法语联盟等。好的文化应当被更多人了解。

《中国社会科学报》:西班牙诞生过许多像毕加索这样的世界顶级艺术家,也以弗拉门戈舞闻名,艺术气息使得整个国家节奏都慢了下来。而另一方面,西班牙人爱好斗牛表演,对足球充满激情。有人说,这是一个集浪漫和激情于一身的国度。

瓦伦西亚:你说的很对。西班牙文化是世界最重要的文化之一。普拉多博物馆(Prado Museum)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美术博物馆之一,它全面收藏了西班牙1519世纪最权威的艺术珍品,例如委拉斯开兹(Velazquez)、戈雅(Goya)、穆里略(Murillo)、格列柯(El Greco)等绘画大师的画作,同时馆藏有大量现当代画家如毕加索(Picasso)、达利(Dalí)、米罗(Miró)等的作品。

弗拉门戈舞是很具西班牙特色的舞蹈,在亚洲国家如中国和日本都很流行。据我所知,它很受中国女士们的喜爱。每个人对于它的理解也不尽相同。若问我它代表的是什么,我会说,是激情与真实。通过歌唱、伴奏、舞步,甚至大声呐喊与捶胸顿足,表演者的情绪与心境在弗拉门戈舞中得到最真实的流露。这种内心的流露热情奔放而毫无保留,与西班牙的民族气质相吻合。西班牙人乐意将自己内在的一面展现给他人,从而在情感表达中获得自我释怀,不管它是快乐抑或悲伤。

斗牛是西班牙的一种古老艺术,有着将近3000年的历史。在法国南部、葡萄牙及墨西哥、秘鲁、玻利维亚、哥伦比亚等美洲国家,这一竞技运动很受欢迎。从审美角度来看,它具有视觉美感与艺术价值。竞技场上,搏斗、灯光与音乐交融,斗牛士与观众神情激昂……这是美感与动感并存的画面。这也是为何它会成为毕加索画作一大主题的缘故。从文化意义而言,斗牛表演是人类与动物的较量,更是人类与力量、生存的较量。集技术与体力、健美与勇猛为一体,斗牛在西班牙乃至全世界流行至今。

足球是西班牙民众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国度虽小,却有着世界顶尖级的足球俱乐部,例如皇家马德里(简称“皇马”)、巴塞罗那(简称“巴萨”)等。每逢重大的体育赛事,南美洲、非洲、美国、中国等地区和国家都十分关注西班牙球队的表现。我们也力争做到更好。

绘画、音乐、舞蹈、文学、体育在西班牙人民的艺术生活中享有重要地位。另外,西班牙人喜爱聊天,聊天在西班牙是一种文化。这点与中国人很像,尤其是我们都喜爱在饭桌上边吃边谈话,将这种聊天文化融入饮食文化。需要强调的是,在西班牙,文化好比生活的空气,人们习惯于感受自己国家的文化,并将其真正融入个人生活。

西班牙是一个幸福的国度

《中国社会科学报》:西班牙是欧洲的高福利国家,其人均寿命排名世界第六,人们心态平和,安居乐业。然而,近年来,一股忧郁文化蔓延欧洲。在今年19日盖洛普民意调查机构发布的一项调查中,冰岛是入列全球前十位幸福国度的唯一欧洲国家。不知西班牙民众情绪是否也受忧郁文化风潮的影响?这是否与欧洲整体经济低迷,欧洲一些地区暴恐袭击不断等因素有关?

瓦伦西亚:事实上,我并不认可这项调查排名。在有关欧洲幸福指数的调查中,位居前列的通常是其他国家,这是因为这些调查将清洁能源消费如清洁电力消费、人均拥有公交车辆数等因素统计在内。在冰岛、瑞典等北欧国家,清洁能源的消费及使用量较大,这在幸福指数调查中会是一个优势。

但是,从其他方面衡量,我认为西班牙可以称得上是欧洲最幸福的国家之一。这个国度有美食美酒,有愉快的工作氛围、良好的社会文化、不错的医疗卫生条件——西班牙的医疗水平尤其驰名欧洲。西班牙政府也投入了大量资金,来打造清洁的空气、能源、水资源和土壤。在马德里,人们甚至可以直接饮用水龙头里的水,不必因此担心健康。

这也是为何大批来自英国、德国及瑞典的移民选择在西班牙定居的原因。尤其是许多已经退休的外来人口将西班牙作为其安度晚年的目的地。西班牙总人口为4640,但每年的人口接待数量可达6800万人次。这些人口中相当一部分是西班牙的常客,他们会定期来到西班牙这个让人流连忘返的国家。当然,生活不是十全十美的。由物价上涨造成的生活质量下降等不尽如人意之处是存在的,但总体而言,西班牙人民的幸福度较高。

西班牙在2004年也遭遇了恐怖袭击。当时,在马德里火车站,发生了一起大范围的恐怖事件,造成了社会的恐慌与忧虑。但人民的众志成城帮助这个国家渡过了难关。因此,西班牙十分关心今年法国和比利时所遭遇的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西班牙一些公共场所通过降半旗等方式对遇难者表示深切哀悼。我们十分理解欧洲人民面对恐怖主义的疾苦与伤痛。所幸的是,目前西班牙的恐怖主义活跃度较低,这得益于西班牙充足的警备力量与积极的警务活动。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人类永远无法预知明天会发生什么。

“友谊的黄金期”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能否介绍一下近年来的中西合作?

瓦伦西亚:中国与西班牙在2005年宣布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双边关系几乎涵盖所有可能的合作领域,在经济、贸易、投资、能源、农业、军事、环境保护、文化教育等领域都签署了一系列协议与谅解备忘录。

两国的领导层也有重要的互动与合作。20149,西班牙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Mariano Rajoy)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双方列出了利益清单,签署了诸多协议,并在影视制作、保险、银行业等方面展开合作。

我为两国双边关系所取得的发展与成果倍感欣慰。但与此同时,我们仍需进一步加强和深化全面合作,例如之前提到的在中国推广西班牙语。另外,人员交换与人文交流也是十分重要的一环,让更多的人到对方国家工作、生活,增进彼此相互了解。

《中国社会科学报》:两国合作还有哪些潜力值得挖掘?

瓦伦西亚:首先,两国在农业领域有很大的合作前景。我们希望能向中国出口更多的西班牙食品,如著名的西班牙水果和猪肉。就此,我们已经签署了很多文件,也期待在未来看到其进一步落实。其次是高科技领域。西班牙拥有高端的医疗设备和外科手术技术,而中国有大量的人口需要医疗;西班牙的生物技术较为领先,生物产业投资表现优异,中国对此也有需求;西班牙的航空航天领域也实力雄厚,飞机制造、机用特殊材料的生产技术一流。再次,西班牙是世界上最大的旅游国家之一,拥有服务上乘的酒店。中国的酒店市场两极分化明显,中等酒店较为缺乏。西班牙在酒店管理领域较为擅长,可以弥补中国在这一方面的短板。

另外,中国与西班牙在第三方市场的合作前景广阔,例如在非洲的合作对于双方十分重要,对两国都大有益处。除了非洲,两国可以在南美、欧洲等其他区域展开项目合作。据我所知,已经有此类合作正在进行中,并且进展顺利。两国的第三方市场合作未来十分光明。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曾经指出,中国与西班牙目前正处于“友谊的黄金期”,请具体阐释这一点。

瓦伦西亚:历史上的中国与西班牙曾一起经历过很多困难时期。中国处于国际政治困境中时,西班牙支持了中国;西班牙面临金融难关时,中国帮助了西班牙,尤其是在最近两年。中国与西班牙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除此之外,两国的友好渊源可以溯回到很久以前。历史上著名的“马尼拉大帆船”(The Manilas Galleon)是一个例证。在明朝时期,这条船从今天的菲律宾(当时属于西班牙殖民地)起航,途经中国广东、今天的墨西哥(西班牙当时在北美的领地),最终经由西班牙到达欧洲,形成了另一条“丝绸之路”,连接了美洲、亚洲和欧洲。

中国川菜中使用的辣椒便是由这条船从美洲运出,后来在中国种植的。如果不是这条船,便不会有如今著名的川菜。因此它也帮助推动了早期的经济全球化。马尼拉大帆船也给中国带来了白银,并将作为交换商品的陶瓷、丝绸等带向世界。马尼拉大帆船助推了世界史的进程,是我们友谊源远流长的见证,也是未来合作的典范。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如何看待当下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及中国牵头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全球性战略举措?

瓦伦西亚:贸易往来向来是件好事。我们期待“一带一路”能够进一步延伸到西班牙。从中国义乌出发到西班牙马德里的义新欧铁路通车后,中国货物可以很方便地运往西班牙。但如今这条铁路仍处在运行的初期,还需进一步优化升级、提高效率。

“一带一路”对亚洲,尤其是中亚地区大有益处。如果中国能够向欧洲企业开放更多市场,欧洲将会从中获得更多实惠。我们也希望西班牙企业更多地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中来。西班牙同样拥有很好的基础设施企业——世界上最大的基础设施企业中有7家来自西班牙。成立亚投行是一个很好的想法。西班牙也是创始成员国之一,我们十分乐意深化这一合作。对于一个国际性机构,运作的独立性、开放度及各成员国的参与度十分重要,这并非易事,但我对亚投行抱有信心。

《中国社会科学报》:西班牙的智库发展如何?如今中国智库建设正如火如荼展开,您怎样看待两国智库合作的前景?

瓦伦西亚:西班牙拥有多家著名智库,例如皇家埃尔坎诺研究所(Real Instituto Elcano)、选择基金会(Fundación Alternativas)和社会分析及研究基金会(FAES)。西班牙智库十分关注思想创造,运作方式与中国智库有所不同,中国智库的运作方式更多地是自上而下的。

我认为两国在这一领域的合作大有可为。西班牙学术界也对此十分感兴趣。但双方对彼此的智库运作情况、发展动态等仍然缺乏足够的了解。因此,双方的智库合作仍有待加强。

据我所知,西中理事基金会(The China Spain Foundation)和中国方面在今年召开了第一届西中智库研讨会,致力于加强双方智库合作。我们十分期待未来举行更多类似的活动。

记者 白乐 王晓真

 

曼努埃尔·瓦伦西亚(Manuel Valencia),西班牙王国现任驻华大使。他于1954年出生于西班牙马德里,外交生涯开始于1979年。曾任西班牙驻摩洛哥王国大使馆文化参赞,西班牙外交部礼宾、外交机构与勋章综合服务主任,西班牙外交部东欧、亚洲及大洋洲经济关系主任。1986年被任命为西班牙外交部欧洲国家及欧洲自贸区双边经济关系司副司长,随后担任西班牙驻海牙商务参赞、西班牙外交部双边经济关系司司长、西班牙外交部国际经济关系司司长等职,2000年任西班牙联合技术公司副总裁。20133月被任命为西班牙驻华大使。

计数器: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信息反馈 | 下载中心 | 网站地图 | 旧版网站 |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技术支持:北京海市经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北京1104信箱) 邮编:100007 电话:010-64039010

传真:010-64014011 E-mail:wang_sf@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