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论坛>专家访谈>正文
专访前中国驻巴西大使陈笃庆 巴西困局,为何没有一个像样的方案?
作者:慕丽洁时间:2016-02-22 17:09:00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距离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举办仅剩几个月的时间,在这样的重要关口时期,巴西却接连遭到国际评级机构降级、经合组织(OECD)下调经济预期,以及寨卡病毒的来袭。国际大宗商品暴跌、美联储开启加息周期、全球经济恢复形势不明朗,让这个以大宗商品出口为主的国家进一步雪上加霜。再加上巴西执政党不断面临着来自反对党的压力,罗塞夫政府可谓陷入了“内忧外患”的境地。

  前中国驻巴西大使陈笃庆2月19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巴西想要一枝独秀很难。但他预计,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巴西经济可能出现反弹。

  自1972年进入外交部,陈笃庆便先后在外交部美大司、拉美司任职。1974年8月,他随中国代表团访问巴西,参加了两国建交谈判。1981年至2009年,他曾先后四次在驻巴西外交机构工作,2009年2月底从中国驻巴西联邦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岗位离任。

  目前,陈笃庆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巴西研究中心主任,并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巴西的困境:经济今年底或反弹

  《21世纪》:评级机构标准普尔2月17日下调了对巴西的信用评级。这与国际油价持续下跌以及巴西面临的经济政治形势有关。您认为国际油价等大宗商品的下跌对于巴西的影响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巴西应当如何走出下跌带来的困境?

  陈笃庆:标准普尔对巴西下调了信用评级,评级被调降一个级距,展望为负面,这意味着评级有被再度下调的可能性。另外,经合组织18日也将巴西今年的经济成长率预测值下调为-4%,远低于两个月前预测的-1.2%。我认为主要是两方面原因造成上述现象:巴西在国家经济方面存在问题,同时政治方面有着不安定因素。

  从经济角度来说,巴西是全球十分重要的石油输出国,因此受国际油价变化的影响很大。中国每年也在从巴西大量购买石油,今年1月份,中国从巴西进口石油的金额就占到了中国从巴西进口贸易总额的六分之一。除石油之外,巴西的其他主要出口商品,如铁矿砂、大豆等,也都跟随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暴跌潮下降。

  而从政治角度来说,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巴西反对党便开始酝酿对总统罗塞夫的弹劾,巴西司法机构打击贪腐的行动也牵涉到政府重要人士,在这样的情况下,政府仿佛被捆住了手脚一样没有办法作为。

  不过,有一点需要特别注意,评级机构只是从投资巴西的角度进行评级,面向的是投资者甚至是投机性资金。这些资金进入巴西的热情减少了未必是坏事,因为这些钱并不是真正用在了生产上。从这个角度上来讲,这些评级没有什么了不得,也不意味着巴西经济离开这些热钱就不行了。

  目前,全球的宏观经济形势并没有得到太大的好转,这也使得经济较为脆弱和对汇率反应敏感的国家受到较大冲击。此外,美联储开启了加息周期,对于巴西的影响也非常大。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巴西想要一枝独秀很难。我预计,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巴西经济可能出现反弹。

  摆脱高通胀比较难

  《21世纪》:在过去一两年中,巴西央行曾多次上调基准利率,使其在去年7月达到14.25%的惊人高位,刷新2006年8月来的最高纪录。而让步于经济压力,巴西央行今年1月决定维持指标利率在14.25%不变。但相较于其他国家,巴西的利率仍处于高位。与此同时,巴西去年的通胀也已超过了10%,创12年来的高位。您认为这样的利率和通胀环境,将对巴西本地企业造成哪些影响?将对在巴西的中国企业造成何种影响?

  陈笃庆:几年前,巴西的确为了刺激经济、减缓次贷危机的影响,曾经一度把利率降下来。但根据目前的经济状况,不太可能再将利率调低,但也不太可能再调高,所以处于较为尴尬的境地。通胀问题今年会在巴西继续存在,不过相较上世纪80年代,不会那么夸张。具体来看,高通胀对于巴西的进口型企业来说会有较大的冲击,而目前的汇率对于出口型企业则较为有利。与此同时,巴西老百姓有过在高通胀下的生活经验,对于现在的情况也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去年11月,我去了一趟巴西,见到许多中资企业,他们纷纷表示业务受到较大的冲击。但海外投资是一件长期的事,尤其绿地投资等,都需要在一个地区耕耘较长时间,因此不能因为眼下遇到一些困难而退缩。企业只能选择适应环境调整自己的战略来度过困难时期。

  对于巴西本国来说,要刺激经济的话,利率也不会长期维持这样高的水平。因为随着利率的提高,巴西政府在国内的公共债务也随之增加。但巴西政府也很难把公共开支完全减下来,因为有些开支与基层百姓的福利相关。

  总而言之,巴西目前想要摆脱高通胀还是比较困难的:一方面要寄希望于国际经济形势的好转,即国际油价上涨、经济恢复;另一方面还要依靠巴西本身的经济结构改革。但后者难度更大,因为最好的改革时机——即卢拉当政的时代——已经错过了。

  《21世纪》:您说巴西经济结构改革的最好时机是卢拉当政的时代,而巴西已经错过了。为什么?

  陈笃庆:卢拉时代是2003年至2008年的几年,全球经济危机爆发前,巴西经济形势非常好,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非常高,巴西贸易顺差也很大。许多当时推出的政策取得的成效也都很大。如果当时卢拉政府利用那个时期进行深层次的改革,包括劳工制度改革、经济结构调整等,都是可以进行的,但卢拉政府在当时没有做。

  反过来讲,经济危机爆发之后,全球经济走向疲软,巴西也深受影响,在这样的环境下再进行大规模改革,外界条件和内在形势都不允许了。

  为何没有像样的解决方案

  《21世纪》:经济方面的寒流也使得罗塞夫政府备受压力。多个调查显示,罗塞夫的支持率已在持续下降。您认为罗塞夫政府目前面临的压力主要有哪些?应当如何应对?

  陈笃庆:罗塞夫支持率不高与巴西国内经济有着很大的关系。但实际上,导致巴西经济出现问题的因素中,政治大于经济。劳工党政府到目前已经是连续第四届执政了。现在劳工党面临的问题中,多个具有政治因素。去年开始进行的反贪腐行动涉及政府的一些高官,对于执政的劳工党和执政联盟的影响力已经有相当不利的影响。

  目前无论执政党还是反对党,对如何带领巴西走出困局,都没能拿出一个像样的方案。同时,也没有一位领导人敢站出来力挽狂澜。政府不作为,反对党也不想政府有所作为,劳工党和执政联盟内部这么多年积聚的矛盾混杂在一起,让问题变得更为复杂。而且,巴西石油公司贪腐案的揭露,也折射出巴西政治体制存在着严重弊端。另外,巴西市场本身比较保守,政策调整不灵活。

  去年9月,罗塞夫的支持率下降到8%;12月份,她的支持率又恢复到12%。但这两个数据之低在历史上都是没有的。但现在巴西国内,包括反对党在内,并没有希望罗塞夫马上下台。在巴西,对总统的弹劾动议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某些法律工作者向议会提出要弹劾总统的要求,理由是政府动用国有银行的钱填补财政预算的亏空,但估计很难通过;第二部分,如果证明罗塞夫本人涉及贪腐,国会才能够直接审议弹劾的议案。巴西反对党也表示要按照法定程序来处理此事。巴西狂欢节刚过,因此要等议会恢复正常工作后,形势才会明朗一些。

  金砖机制仍有强大生命力

  《21世纪》:巴西、俄罗斯等金砖国家普遍陷入经济减速时期,有人说“金砖国家”的影响力正在逐渐衰退。您怎么看待这一说法?发展中国家应当如何摆脱困境?

  陈笃庆:金砖国家中依赖初级产品出口的国家——包括巴西、俄罗斯等在内,这两年发展都遇到了困难。国际上有人认为金砖国家开始走下坡路了,对此我不同意。

  首先,经济上的困难并非我们想象得那么大。中国人有个思维定势:经济困难就是难到揭不开锅。去年11月初,我去巴西正好赶上万圣节,里约热内卢、圣保罗的高档餐馆顾客照样排长队,这难道说明巴西未遭遇经济危机吗?答案显然不是。所谓“经济危机”常常是这样:对有钱人来说无伤大雅,生活不受影响;对中产阶层来说,出国旅游次数可能从一年两次变成一年一次;而对于一般人来讲,去海边旅游度假可能一周能去一次,现在变成一个月去一次。他们管这个叫“过苦日子”,绝非我们想象中那样的困难,更不是揭不开锅。

  还有一点可以肯定,金砖国家组织横跨几大洲,虽然社会制度不同,但却多次协调一致,对重大国际问题发出共同声音。因此,我们不能光看经济这一个维度。

  比如,在2015年的G20会议上,金砖五国领导人举行会晤,2015年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金砖国家再度走到一起,都体现出了这种立场的一致。美国人奥尼尔提出了金砖国家的概念,但他也许没有想到这几个国家真走到一起。西方国家唱衰金砖国家,金砖国家发展遇到问题,这都是事实。但金砖机制仍有强大生命力,在重大国际问题上,五国共同协调立场,影响力依然很大,这恐怕谁也没办法否认。金砖国家倡议的新发展银行已正式成立,也是一个有力的例证。

  寨卡病毒对里约奥运会影响有限

  《21世纪》:巴西里约奥运会即将开幕。您认为巴西目前在奥运方面的筹备如何?是否将拉动巴西经济的增长?寨卡病毒会影响到奥运会的举办吗?

  陈笃庆:这次奥运会的筹备情况比之前的世界杯要好一些。巴西人办事的效率相对较低不假,但这并不意味着巴西不能举办好奥运会。对于巴西奥运会的筹备进展,国际奥委会也是认可的。与此同时,巴西国内举办大型活动的经验还是很充足的,过去曾有60多个国家元首同时在巴西出席活动的经验,安保做得很好,因此这方面问题不大。

  现在,问题主要集中在部分场馆或比赛场地可能会存在一些问题,同时寨卡病毒也造成一定的影响。但据我所知,寨卡病毒是可防可控的。巴西政府已在积极采取措施,加大灭蚊的力度,相信会取得明显的效果。我国发现的两例输入型寨卡病例已得到治愈,也可以说明问题。因此,总的来说奥运会的问题不大。

  大投资要有长远眼光

  《21世纪》:对投资巴西的投资者,包括金融投资者以及产业投资者,分别有怎样的建议?

  陈笃庆:中国与巴西最近几年在金融方面的合作不错。实际上,在上世纪90年代巴西金融领域的改革完成后,巴西整个金融市场的秩序和规章制度都是较为先进的,监管制度也很完善,对于中企进入较为有利。

  而在产业方面,像三一重工等机械制造行业企业,在巴西世界杯之前,销售情况也都很不错。现在巴西国内市场较为饱和,奥运会的场馆建设也接近尾声,同时巴西汽车制造业也在萎缩,为中国在巴西有业务的企业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不过,投资与做买卖不同,在大的投资上要有长远的眼光,不断地耕耘,才可能生根发芽。比如,华为是1999年进入到巴西市场的,通过15年的努力,才实现巨大的盈利。

  目前,有很多国有企业在海外进行长线投资,其实正遇到这方面的问题,因为存在部分企业员工不愿意在当地进行长时间的工作。而民营企业的投机性会多一些,许多民营企业在向拉美、非洲等地区进军之前,准备功课做得不够,再加上当地法律、商业环境等方面的诸多不同,造成投资不如意的情况比较多。与此同时,巴西也是人情社会,但就算讲熟人介绍也要按当地的司法规矩办事,司法透明度也较高,这些都是中国企业进入巴西市场需要注意的问题。

 

计数器: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信息反馈 | 下载中心 | 网站地图 | 旧版网站 |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技术支持:北京海市经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北京1104信箱) 邮编:100007 电话:010-64039010

传真:010-64014011 E-mail:wang_sf@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