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论坛>专家访谈>正文
古巴国家新领导人迪亚斯-卡内尔主席的历史使命
作者:徐世澄时间:2018-06-22 16:55:00来源:《当代世界》

2018年4月18—19日,古巴召开了第九届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以下简称“全国人大”)成立会议,与会的604名新的全国人大代表经过充分酝酿,选举58岁的米格尔·马里奥·迪亚斯-卡内尔为新的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选举73岁的萨尔瓦多·瓦尔德斯为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兼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与此同时,还选举产生了另外5名国务委员会副主席、1名国务委员会秘书和其他23名委员。31名国务委员均以100%(604票)或99.83%(603票)的高得票率当选。4月19日,迪亚斯-卡内尔主席正式宣誓就职。

古巴开启国家领导人新老交替的进程

新一届的国务委员会委员平均年龄54岁,77.4%的委员为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后出生,42%是上届委员。迪亚斯-卡内尔是上届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兼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萨尔瓦多·瓦尔德斯为上届国务委员会副主席。另外5名副主席中,有2人是上届副主席,即86岁的革命司令拉米罗·瓦尔德斯和71岁的负责检察和纪检的格兰迪斯·玛丽娅·贝赫拉诺(女),有3人是新提拔的,即卫生部长罗贝托·托马斯·莫拉莱斯、全国水资源委员会主席伊内斯·玛丽娅·查普曼(女)和圣地亚哥省人大主席阿特丽兹·乔逊·乌鲁迪亚(女)。新一届的国务委员中,妇女占48.4%,有色人种(黑人和混血种人)占45.2%,年龄最大的委员是另一位革命司令、90岁的吉列尔莫·加西亚。这次人大会议还决定,除部长会议主席和第一副主席已经选出外,新一届部长会议的其他人选将在古巴第九届全国人大第1次会议(2018年7月)选举产生。

古巴第九届全国人大成立大会是一次承前继后、继往开来的重要会议。迪亚斯-卡内尔等新的国家领导人的选举产生标志着古巴已平稳、顺利地开启了新老交替的进程,进入了一个由古巴革命胜利后出生的新生代担任国家和政府主要领导人的时代。

新一届国务委员会的年龄结构体现了老中青三代结合的特征,新生代的杰出代表迪亚斯-卡内尔担任了国家和政府的主要领导人,但老一代的革命家仍担任党或国家的重要职务,继续发挥作用。虽然原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87岁的劳尔和原国务委员会副主席兼部长会议副主席、88岁的马查多·本图拉两人已不再担任国家的领导职务,但他们仍继续分别担任古共中央第一、第二书记。劳尔在4月19日会议闭幕式讲话中说,他和本图拉两人仍将分别担任古共中央第一和第二书记至2021年古共“八大”,届时,迪亚斯-卡内尔将会担任党中央第一书记。劳尔还说,原国务委员会副主席、古共哈瓦那省委第一书记拉萨罗·梅尔塞德斯·洛佩斯这次不再担任国务委员会副主席,她将在未来担任党的重要职务。由此可见,古巴新老交替的进程是逐步、渐进和有序的。

告别卡斯特罗时代的古巴

2006年7月,菲德尔·卡斯特罗因病将他长期担任的古巴党政军最高领导职务暂时移交给劳尔·卡斯特罗。2008年2月24日,在古巴第七届全国人大大会上,劳尔当选并就任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正式接替执政长达49年的菲德尔·卡斯特罗。

2011年4月,古共召开了“六大”,通过了《党和革命的经济与社会政策纲要》(简称《纲要》)纲领性文件,号召全党和全国“更新”古巴经济和社会模式,“六大”选举产生了以劳尔为第一书记的新的中央委员会,劳尔正式接替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党内的最高职务。

2016年4月,古共召开了“七大”,原则通过了《古巴社会主义经济社会模式的理念》(简称《理念》)等文件,选举产生了以劳尔为第一书记和马查多·本图拉为第二书记的由142人组成的新的中央委员会。新的中央委员会又选举产生了新的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成员。“六大”原政治局委员15人除已去世和因病去职的3人外,其余12人全部保留,并新增加了5名,共17人。新增加的5名政治局委员和55名新当选的中央委员的年龄均不到60岁。“七大”中央委员会比“六大”增加了27人,其中三分之二为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后出生。

古共“七大”首次制定了有关“更新”古巴社会主义经济社会模式的理论文件,即《理念》。这一文件强调古巴模式“更新”的长期性,强调古巴的社会主义有自己的特色;明确提出古巴模式“更新”的目标是建立一个独立、主权、民主、繁荣和持续的社会主义国家,应确保古巴社会主义的不可逆转和持续;强调古巴生产资料所有制的主要形式是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同时还存在合作所有制、混合所有制和私有制等其他所有制形式;古巴承认私有制,私有制起补充作用;强调应考虑现行的市场关系,但市场在经济和社会生活中不起主导作用,其活动空间应受到限制。

在劳尔任内,古巴共产党和政府为模式“更新”出台了一系列举措,取得了显著的成就。主要体现在:一是分阶段逐步减少了在国有部门工作的冗员。二是扩大了个体劳动者的数量和经营范围。三是将大量闲置的农地承包给了农民。四是修改和制定了一系列与模式“更新”相关的法律法规,如新的税收法、劳工法、社保法、个体劳动者法、移民法、《马列尔开发特区法》和新的《外资法》等。2013年4月5日,古巴政府决定在马列尔港内建立“发展特区”,以吸引外资和先进的技术并扩大出口。同年11月1日,马列尔港发展特区管理办公室成立,2014年1月,马列尔发展特区正式开放。五是逐步取消货币双轨制和定量供应的购货本等。在外交方面,最大的变化是2015年7月20日,古巴与美国恢复了外交关系,2016年3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应邀访问了古巴,使古美关系开始正常化。但自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美国对古巴采取强硬政策,禁止美国企业与古巴军队相关的企业开展经贸往来,限制美国公民访问古巴。2017年9月,美国政府又以其一些驻古外交人员遭到疑似“声波武器”攻击为由,撤回美驻古使馆所有非必要人员并暂停签证业务,随后又以此为由,驱逐15名古驻美使馆外交人员。

第九届古巴人大的召开和新的国家领导人的产生,标志着古巴已告别了卡斯特罗和劳尔长期担任古巴国家领导人的时代。古巴目前面临的主要困难和问题是:其一,模式的“更新”效果不明显,经济增长缓慢。2016年古巴经济自1994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为0.9%(后古巴国家统计局改为增长0.5%)。由于委内瑞拉发生经济危机,对古援助减少,再加上飓风给古巴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2017年古巴经济只增长1.6%。经济增长的缓慢影响人民生活的改善和物资的供应。其二,多年来,古巴经济主要依靠劳务出口和旅游业,实体经济基础薄弱,制造业不发达,能源短缺,农业发展缓慢,粮食食品需要大量进口,传统产品蔗糖产量降低,外汇短缺,基础设施落后。其三,尽管2011年古共“六大”就提出要取消货币和汇率双轨制,但至今仍没有制定具体的实施计划;其四,古共的党员人数呈下降趋势。2002年古共党员人数为89.3万人,2015年年底减少到67.13万人。劳尔在“七大”报告中承认,党员人数减少的原因之一是党的组织发展工作有缺陷。其四,从外部因素来看,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上台,使美古关系正常化进程逆转。

古巴内政外交的发展趋势

4月19日,迪亚斯-卡内尔在就职演说中表示,他担任主席后,将与所有的古巴革命者一起,遵循卡斯特罗的思想和听从劳尔的教导,继续执行古共“六大”和“七大”制定的纲领和政策,加快推进古巴经济社会模式的“更新”;在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的同时,努力使古巴的外交关系更加多元化。他强调,古巴不会接受外部强加给古巴的任何条件;他将加强集体领导,扩大人民的参政,加强团结,继续革命和建设繁荣、持续的社会主义。同一天,劳尔在会议闭幕词中说,迪亚斯-卡内尔的晋升是逐渐的,不是一步登天的,他曾在共青团和古共担任过职务,他的当选不是偶然的,是古共长期对他考察和培养的结果。劳尔说,“我们并不怀疑,由于他的美德、经验和对工作的投入将会在担任国家最高领导的责任后取得绝对的成绩”。劳尔强调,“革命是我们所进行的最美好的事业,我们最重要的武器是革命者和人民的团结”。劳尔谈到古巴经济和社会模式的“更新”,承认在模式“更新”进程中犯了一些错误,“我们从错误中吸取了教训,我们所积累的经验将有助我们继续坚定地前进”。劳尔表示,古巴共产党将全力支持新的国务委员会主席。

迪亚斯-卡内尔于1960年4月20日出生于古巴比亚克拉拉省普拉塞塔斯市。1982年,他从省会拉斯维亚斯中央大学毕业,成为电子工程师,随后在古巴革命武装力量服役,曾在古巴驻尼加拉瓜部队中担任共产主义青年联盟领导工作。退役后,他回母校任教,后担任古巴共青盟全国委员会领导工作。1994年当选古共比亚克拉拉省委第一书记,2003年担任奥尔金省委第一书记,同年当选古共中央政治局委员,2009年出任高等教育部部长,2012年当选为部长会议副主席,主管教育、科技、文化和体育。2013年2月当选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兼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卡内尔曾于2013年和2015年两次访问中国。

被称为“革命之子”的迪亚斯-卡内尔主席面临着光荣和艰巨的任务。他表示,在重大问题上,他将请示劳尔和古共领导,并听取老一代革命家的意见。但他也会考虑和听取古巴各界民众,特别是古巴年轻一代的意见和建议。在国内,他必须在7月份第九届古巴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召开时组建新的部长会议(政府)班子;在深化古巴模式的“更新”方面,当务之急是要加快实体经济的发展,完成货币和汇率的统一;完善有关个体户和非农牧业合作社的有关条例,加速古巴经济结构的转型,增加工农业产量,改善人民的生活;在对外关系方面,迪亚斯-卡内尔必须应对国际形势和拉美形势的新变化:美国特朗普政府对古巴的敌视和美国对古巴封锁的加强;古巴主要盟友委内瑞拉发生经济危机;拉美政治生态发生“左退右进”的不利变化等。因此,古巴必须加强与欧盟、西方其他国家和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的关系,并继续加强与中国的友好合作关系,使古巴外交更加多元化。

自4月19日迪亚斯-卡内尔就任国务委员会主席以来,他的工作日程安排非常满,4月25日,他召开了部长会议全体会议,讨论经济社会发展与反腐问题;5月初,他又连续几天听取了农牧业、食品工业、新能源等部门领导的工作汇报以及对相关部门进行了调研;他审定了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计划,批准了首都哈瓦那2019年举行建城500周年庆典的计划;5月8日,他在哈瓦那会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和联合国拉美经委会执行秘书巴尔塞娜,并作为轮值主席国主席主持召开了拉美经委会第37届会议,发表了重要讲话;他多次深入基层单位和居民区听取民众的意见和建议,古巴国内外媒体异口同声称赞他平易近人、脚踏实地、深入民众的工作作风;5月18日,一架波音737客机从古巴首都哈瓦那起飞不久后坠毁,遇难者人数已达111人,迪亚斯-卡内尔主席在第一时间前往坠机现场,亲自指挥善后事宜。5月23日,他出席了在古巴召开的第九届国际司法与权利会议的开幕式,并发表重要讲话。

迪亚斯-卡内尔就任后,已先后接待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巴勒斯坦等国总统等外国领导人。此外,5月中旬,古巴外长罗德里格斯到访比利时与欧盟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协议;5月下旬,古巴部长会议副主席兼经济计划部长卡布里萨斯访问俄罗斯,与俄罗斯签署了一系列新的双边合作文件。

可以预见,在今后几年,古巴的大政方针不会改变,但在对待个体户、私企和非农牧业合作社等一些具体政策,对互联网的使用限制等方面,会有所松动和放宽。古巴的新老交替进程和模式的“更新”仍将是逐步、有序、渐进和谨慎的,但其步伐可能会有所加快。

 

(徐世澄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

 

计数器: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信息反馈 | 下载中心 | 网站地图 | 旧版网站 |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技术支持:北京海市经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北京1104信箱) 邮编:100007 电话:010-64039010

传真:010-64014011 E-mail:wang_sf@cass.org.cn